91在线视频网站地址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文化園地 > 藝術天地
視力保護:
用石頭筑起水電豐碑
作者:劉佑枝 日期:2020-12-11 訪問次數: 字號:[ ]
  2014年11月29日,中國西電東送的標志性工程——四川錦屏水電站全面投產發電。看到這個新聞,我內心抑制不住地激動。那巍巍高山下,滾滾東流的雅礱江畔,四年的錦屏生涯,凝聚著我和同事們的熱血和汗水,深深地烙印在我的一生。

  攻克世界難度最大砂石加工系統
  2009年10月一天的傍晚,我剛從西藏藏木砂石系統儲料場回到項目駐地,就接到了工作調動的電話,讓我趕往四川錦屏水電站任印把子砂石系統任項目經理。
  三峽最大,錦屏最難。與石頭打交道了一輩子,我早就聽說了錦屏砂石系統建設對葛洲壩五公司(現為路橋公司)來說是前所未有的挑戰,尤其是高差達500米的料場開采和運送。連中國工程院資深院士譚靖夷看了現場之后,也語氣沉重地說:“這是世界級難度!”從2006年開始,公司的同事們已在錦屏奮戰了1000多個日日夜夜,初步建立起了開采區域、支護體系和交通通道。一幅水電砂石領域杰作的雛形已經展現在我的面前。后面的階段正是攻堅克難的關鍵時刻,公司此時將這一重任交付于我,是對我的認可和信任。當時我對自己說:我一定要盡自己最大的努力,不負公司的信任,完成這幅葛洲壩人獻給國家的杰作。
  第二天,我交接完工作后趕往了四川。當我第一次走進錦屏大奔流料場時,藍色的天空下,只見四周山峰高聳,懸崖峭壁上巖石裸露,草木稀疏,幾乎呈90度向下延伸,雅礱江從山腳穿行而過,山鷹都難飛過。料場一區、二區、三區已開采了一部分,分別達到了2120、2105、2090高程,但離計劃開采高程還有一定差距,開采的有用料較少,支護跟不上進度,開采安全風險大,進場交通通道難以滿足需求……
  如何足量供應錦屏大壩高強度澆筑所需的砂石料,像周圍的大山一樣壓在了我的心頭,身后也沒有后退的余地。這是對葛洲壩人能力和信譽的挑戰和考驗。
  轉了整整一天,我基本上了解了料場開采、運輸、系統加工車間直至堆場的情況,心中制定了新的施工方案。吃完晚飯后,召集項目領導班子成員開了第一個會。
  經過我們的集體探討,決定對能提供大壩澆筑有用料的一區進行重點開采,對開采危險度較高的二區、三區進行支護,增加交通洞來解決施工干擾問題。同時也談論了調整方案對運輸膠帶系統的影響及解決方案。
  會后,我又去了現場一趟,隨便找了一塊石頭坐下,靜靜地觀察夜晚的工地,繼續思考如何完善方案。夜已深,燈光閃耀,輪班倒的工人們依舊在奮力勞作著,給了我繼續前行的勇氣。那一段時間,我幾乎都是在現場度過。工程人嘛,一天不到現場就感覺到腳癢癢。司機不在或者因為長時間開車必須休息時,我就自己開車到料場去。看著現場熱火朝天的場面,更加堅定了我的信心和決心。
  經過一段時間,開采進度加快了,質量問題又接踵而來。印把子砂石系統因為料源巖性,存在砂石骨料針片狀顆粒含量超標的加工技術難題。為此,砂石系統一開始設計時,就采用了粗骨料全整形工藝,選購了進口設備。在我接手前,已相繼進行了旋回破排料口口徑實驗、一次篩分特大石篩網孔徑及振幅調試實驗、跌落實驗、細碎腔型實驗等,利用了系統現有設備,采取各種措施改善骨料質量,取得了較好的效果,中小石控制上整形效果明顯,但特大石依然超標。而且一篩經過篩孔控制后,成品料的出料級配比例與目前大壩澆筑配合比的比例存在較大差異,特大石保證不了需求量。
  結合自己的經驗,經過幾天調查研究后,我決定在料場開挖至2030高程時開展爆破試驗,結合系統工藝,選擇和穩定合適的爆破參數,以對料場開采質量進行有效控制,杜絕無用料進入溜井;增加成品料沖洗設備,并從大奔流溝開通一條引水管道,改善大石、中石現有的沖洗方式;增設特大石生產車間,成功解決了這一問題。
  在這一過程中,我和項目部班子一起帶領全體職工攻克了開采降段道路由明道改為總長11.3公里的地下洞室群、輸送塊石斜井深度280米的施工方案,首次在水電行業突破了斜井深度200米的極限等多項施工難題。
  讓我銘記一生的石頭
  有一次,我在大奔流料場指揮現場開挖施工時,突然一塊石頭飛來,正好砸中了我的大腿,流血不止。由于工地醫院醫療條件較差,醫生做了些簡單的清洗和包扎后,我又被送往西昌醫院。到醫院后,被診斷為粉碎性骨折,醫生要求我好好在醫院治療。
  我躺在病床上,想到錦屏大壩所需的砂石骨料供應量,心急如焚。天天給現場打電話,關注著現場的施工進度及新遇到的困難。盡管每次都能得到現場詳細的回復,以及同事們讓我好好休養的囑托,我還是放心不下。
  10多天后,我在醫院待不住了,便讓同事幫我買了一幅拐杖,出院回了項目部。由于傷沒有好徹底,這一次留下了后遺癥。后來每次回到宜昌的家,如果手拎著物品,我總要打電話讓妻子到樓下來接,一個人爬不上去。這真是一塊讓我銘記一生的石頭,在現場搶進度的關鍵時刻砸中了我,也讓我的腿再沒有像以前一樣靈活。
  回到工地后,我只能每天拄著拐杖去料場。雖行動緩慢,但現場施工絕對不能慢。這個時候,為確保錦屏一級水電站2012年首臺機組發電,工期相應提前了整整一年,業主重新下達了施工計劃,我又重新投入到了現場施工中。
  在搶工中,我的老毛病肝炎又犯了,同事們都勸我去醫院好好休養一段時間。我堅持不去,隔一段時間就到工地醫院輸液,有好幾次在現場抬頭仰望料場時,就開始因為疼痛發暈,只能在旁邊找一塊石頭坐下來休息一下。慢慢地,我竟然挺過來了,也把進度搶回來了。
  2010年6月,大奔流料場開挖至1940米高程,同時啟用3號溜井,這在錦屏砂石料生產中是一個具有歷史意義的事件,開挖面可以實現毛料生產直接挖裝運輸至溜井,毛料月開采強度有了質的提升,毛料高強度運輸的難題也一舉獲得突破。
  “順了,終于順了!”我高興地與黨總支書記彭建華抱在一起。望著加工系統場內一堆堆高質量的砂石骨料,難掩內心的激動,忍住沒讓兩行熱淚流下來。
  那一刻,這小小的石頭仿佛嵌入了我的生命,有了靈魂。2010年10月,錦屏一級水電站大壩混凝土正式澆筑,項目部生產的骨料完全滿足進度要求,項目部漂亮的攻堅戰徹底折服了業主和監理,公司“中國砂石第一品牌”的信譽再一次響徹在雅礱江畔。而這有靈魂的石頭,在雅礱江畔筑起了一座世界級的水電站大壩。
  那一場驚心動魄的泥石流
  2012年8月29日深夜,錦屏水電站遭遇群發性泥石流特大自然災害。一時間,山河震動,項目部生活營地兩棟職工宿舍樓全部倒塌,另外兩棟職工樓受損嚴重,職工食堂淹沒,砂石系統及大奔流料溝遭受了嚴重破壞,對外交通、電力設施全部中斷。
  情況萬分緊急,我和項目部班子成員商量后,果斷決定撤離營地。項目部所有車輛全部出動,有的人坐上車,有的人冒著暴雨跟隨其后,有的人相互手拉手,全部朝著唯一的生命通道撤離。
  因為擔心還有職工還在職工樓未出來,我和班子成員冒著大暴雨被沖走的危險,快步跑到兩個施工處大聲呼喊所有員工趕緊撤離宿舍,短短幾分鐘時間內,300名職工和工人安全有序撤離到了安全地帶,一部分轉移到生產系統,一部分逃離到當地彝族的后山。
  剛剛撤離完畢,驚心動魄的事情發生了,項目部職工夫妻樓、籃球場彩鋼磚瓦房在特大泥石流的撞擊下,轟然倒塌。暴雨中大家只聽見一聲巨響,猶如爆炸聲響,兩棟樓房全部被特大泥石流沖到了高壓鐵塔旁,瞬間將電力鐵塔撞毀,所有用戶全部斷電,四處一片黑暗。
  在撤離到安全地帶后,項目部馬上過篩式清點人員,并立即組織突擊隊返回營地進行第二次搜救工作,在砂石系統找到了8名幸存工人并安全撤回。
  第二天凌晨3:15分,暴雨逐漸停息。項目部又組織起了黨員突擊隊,我們班子成員分別帶隊,冒著塌方的生命危險,再次回到項目部受災生活營地,在全范圍內分頭尋找幸存人員。
  搜救過程中,因泥石流仍未停止,職工樓房右側道路已經全部阻斷,淤泥堆積約一米多深,幾名搜救隊員在無法通過的情況下,用手在電周圍反復察看、搜索,未發現有人。搜救泥石流現場后,我們又回到施工處對每個職工宿舍展開分頭搜救,及時發現了在房間等待救援的三名新分年輕大學生,帶著他們安全迅速地從危險地段撤回安全地點。
  天亮后,我召集全體職工又召開了緊急會議,再次安排搜救工作和自救工作。我鼓勵地說:“不要因為泥石流災害而害怕,更不要恐慌,我們要積極面對災難帶來的困難,在災難面前我們更要有勇氣戰勝困難,相信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我們會很快在短時間內打通生命線,重建我們的家園。當前我們的首要任務是找人、自救、預防傳染疾病,隨后,我們還要重建我們的房屋,盡快讓大家過上舒適的生活。”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全體人員同舟共濟、分工協作,頑強地展開自救,恢復營地和生產。不到兩個月,砂石系統全部恢復正常生產,營地又重新建了起來,有力地保證了錦屏水電站大壩澆筑“不斷糧”。
  如今,世界最高雙曲拱壩錦屏水電站矗立在川西雅礱江畔,全面投產發電,為中國東部源源不斷地輸送著清潔能源。我們兌現了料場1940米高程開采的承諾,兌現了保大壩供料的承諾,兌現了對業主所說的“我們確保供骨料,你們一心建大壩”的莊重承諾,用小小的石頭筑起了一座世界水電豐碑。

打印】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