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資訊>綜合報道
碳達峰碳中和|趕潮世界第三大“風口”

近日,由中國能建葛洲壩路橋公司建設的福建福清海壇海峽海上風電項目全容量并網發電。該項目是福建省首批核準的6個海上風電項目之一。項目總裝機容量近300兆瓦,建成后每年可向福建省,提供清潔電能約11.3億千瓦時。

海上風電是新能源的重要板塊,也是發展潛力最大的清潔能源之一。目前,中國海上風電裝機量位于全球第一。

近年來,中國能建一直致力于促進海上風電技術創新、產業發展,推動海洋經濟和能源結構轉型升級,為國內海上風電健康快速發展提供了技術支撐。

在中國能建的引領和支持下,“十四五”期間,葛洲壩集團將在風電、光電、抽水蓄能等新能源領域全面開展投建營一體化業務,因地制宜開展“源網荷儲一體化”項目投資開發,大力推動風光儲一體化和風光水(儲)一體化基地型多能互補項目,為推進中國能源結構升級作出貢獻。

風,蘊藏著無盡的能量。它依律而動、來去無蹤,在你毫無防備的情況下,倏然而至。

2020年4月,一群來自中國能建葛洲壩路橋公司的建設者入駐世界第三大風口海壇海峽,正式拉開了福清海壇海峽300兆瓦海上風電場的建設序幕。

佇立在海邊,這個風力資源豐富的海灣第一次讓項目部見識到了風的威力:每年從10月上旬起,東北季風如約而至,七八級的風掀起三四米的巨浪,每個月只有15天左右的窗口期,其他時間只能望風興嘆。而這狂暴的季風,一吹就有5個月之久。項目部從進場準備到最后一個承臺澆筑完畢經歷了兩個臺風期,臺風一到,所有的設備人員都要撤離。

為了趕在2021年底前風場投入運行,項目部負責的風電承臺必須在2021年9月前完成施工交付部位供風機安裝。

“你急也沒有用,風是不會聽你的,我們要做的就是了解風、追逐風、駕御風!”項目總工周云這樣說。

項目部通過摸索,逐步掌握了季風的規律。季風的窗口期時長時短,短則兩三天、長則六七天,這就為項目部提供了“見風插針”的機會,高效利用好每一個施工窗口期,是這個管理團隊思考的問題。在每個窗口期來臨前,項目部都編制有窗口期施工計劃,細化到每天、每個部位、每條船機。窗口期來臨后,迅速組織沉樁、平臺吊裝、樁基澆筑等工作。而這些工序必須保證按期完成,如果一道工序推遲,那么所有的環節都要相應滯后。

潮汐是追風人面臨的另一個難題。福清海壇海峽300兆瓦海上風電場位于潮間帶區,漲潮淹沒,退潮露灘,各類施工船舶進出機位須趕潮作業,每天只有趁漲潮的五到六個小時的時間才能移動船機。吃水深度大于4米的大型船舶,如大型浮吊、打樁船、攪拌船等,只能利用每天最高潮時的兩三個小時才能進駐機位。因此在潮間帶的海上施工,干擾因素多,其連續性得不到保障。

91在线视频网站地址2021年,中國海上風電進入搶裝潮,各類海上施工船舶租金水漲船高,特別是打樁船、攪拌船、大型起重船、風機安裝船等特殊船舶甚至無船可租。

緊張的船資源要求項目必須具備高效的生產組織。為此,項目部建立了日例會制度,對每月、每周和每天的人員、物資及設備進行調配與安排,指定責任人,每天進行監督檢查。黨員干部在抗潮保生產中發揮出核心的作用。他們帶頭出海、活躍在生產一線,發現問題解決問題,幫助員工排遣思想情緒的波動,為追風團隊樹立了榜樣。

經過一段時間的運行,現場施工和生產管理步入了正軌,潮汐的影響被降到了最低。

為了風電場如期投產發電,項目部在進場后的第一時間提前簽訂大部分專業船舶如打樁船、拖輪、錨艇、攪拌船、起重船等的施工合同。對于個別無法租賃到的特種船只,他們就從附近海上施工單位臨時短期租賃的方式來解決,租賃時還要與其工序錯開,各種協調難度可想而知。

海上風電海下基礎部分是由6根深嵌在海床上的鋼管樁組成,鋼管樁承樁和嵌巖施工關系到工程的成敗。在嵌巖施工作業方案選擇上,項目部在分析國內已建、在建項目方案優缺點的基礎上,最終選擇了大型旋挖鉆機和液壓回轉鉆機相結合的鉆孔方案,并設計出合適的整體桁架式鉆孔平臺鉆孔作業方案。該方案先封底、再鉆孔的施工順序,大大縮短了焊接、拆除大型平聯的工期,降低了鉆孔平臺失穩的可能性。

施工中,鋼管樁卷邊難題一直困擾著項目團隊。項目部經過多種處理方法的驗證,已形成了多種設備協同處理的方式,熟練掌握了水下切割的全過程,極大加快了施工進度。經過大家的努力,鋼管樁施工質量大幅度提升,平面和樁間距偏差均控制在60毫米以內,傾斜度控制在0.6%以內,大大高于設計要求。

海上作業總會遇到一些意想不到的情況。2021年春節前,因季風影響,運送物資的交通船無法靠近作業船舶,生活物資不能運至海上,仍然堅守在鉆孔平臺上的項目部施工人員每天只能吃船上僅有的方便面,就這樣堅持了七天時間。而為保證現場施工質量,管理人員往往只能與作業船舶上的工人同吃同住。